證券時報記者 余勝良

  在最近樂視網發布增發收購樂視影業公告中,黃曉明和一眾明星一起赫然成了樂視網股東。

  這個安享影視行業第一波資本盛宴的當紅小生,在華誼兄弟IPO中收獲過億,也沒有放過其他送上嘴的肉。

  樂視影業股東名單星光熠熠,被稱作囊括了大半個中國明星界。樂視影業一共有43名股東,除了樂視系核心成員外,還涉及到張藝謀、孫儷、黃曉明、郭敬明等在內19位明星股東。

  明星持股,肇始于華誼兄弟。

  2009年華誼兄弟上市,其股東名單同樣星光閃耀。華誼兄弟前董秘胡明認為,這是影視公司為激勵和挽留簽約明星,同時利用明星效應刺激市場關注和投資熱情的策略,“股權關系就是血緣關系,在明星成為股東之后,他的身份轉換了,他變得更關心公司和經濟。他是在為自己賣命、打拼?!?/p>

  但是,這個如意算盤并不如意,所謂的血脈關系在利益面前不堪一擊。

  黃曉明2007年簽約華誼兄弟,2009年華誼兄弟上市,2010年下半年黃曉明就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在此前后賣光了華誼兄弟股票。

  馮小剛、李冰冰等華誼兄弟的股東也和黃曉明一樣,在股價高漲時選擇清倉走人。

  所謂股權關系像血脈關系的說法,在其他行業或許適用,但在影視行業并不靈,影視行業立項和用工都非常靈活,很難捆綁,明星像氧氣一樣活躍,靠不斷變換角色和劇組產生價值。

  除了上述兩家公司,黃曉明還持有文投控股股權。今年4月份,文投控股重組更名儀式,黃曉明和成龍、李冰冰、馮小剛、張國立等藝人以明星股東方式參加。李冰冰和馮小剛都是華誼兄弟IPO時的股東。

  在影視行業,黃曉明只是順勢而為,像他一樣的明星一大把。

  比如在樂視影業持股較多的張藝謀,有媒體計算其出資為208萬元,持股市值可達2億元,其實張藝謀還持有另外一塊傳媒類資產,三湘股份2015年計劃增發收購觀印象,觀印象開發有印象劉三姐等大型演出。按照三湘股份資產注入方案,張藝謀可以分到2.375億元現金,并可以獲得折合3654萬股三湘股份股票。

  去年張藝謀和老東家新畫面分手還打起了官司,從官司上看張藝謀并未賺到多少錢。張藝謀的兩次資本市場露臉,完全秒殺辛苦勞作。

  此外,還有很多明星在多家公司持股。樂視影業的股東孫儷在海潤影業持有不菲份額。趙薇既是阿里影業股東,也是唐德影視股東。孫耀琦,同為長城影視和歡瑞世紀的股東,杜淳同時是強視股份和歡瑞世紀的股東。陳赫將成為樂視網股東,還是華誼兄弟控股的華誼浩瀚股東。

  資本市場亂象不斷,明星持股則是亂象之一。

  在美國一線明星酬金動輒上千萬美元,但很少愿意成為影視類公司股東,影視類公司投資風險很大,明星往往將錢投向其他領域。

  香港人一直以工業制造的方式進行文化生產,精確計量和控制成本,明星更像是公司的員工,像螺絲釘一樣在某個崗位勞作,因為市場有限,明星片酬也不會太高,更不大可能成為股東。

  也有港臺明星成立公司拍電影,往往以慘敗收場。

  中國影視行業火爆,影視公司雨后春筍般成立,中國影視類公司太多,明星不夠用。很多明星股東既不是該公司簽約經紀人,也沒有項目合作過。

  既然資本市場可以產生巨大財富效應,股權做不了金手銬,當金手鐲送禮也行。既然資本市場認可,認為明星股東就是資源和人脈,意味著江湖號召力,投其所好就行,沒有合作關系,有個名頭裝點門面也行。

  對明星而言,有人送錢何樂而不為,多多益善。

  股權捆綁不靈,捆綁2.0產生了。

  那就是以收購明星項目公司的方式進行進一步捆綁。比如華誼兄弟為了捆綁馮小剛和張國立,分別收購了二者注冊成立的公司,用業績承諾的方式繼續維持合作,馮小剛注冊不久公司估值達到15億元。

  今年3月,唐德影視計劃收購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51%股份,這個范冰冰持有的空殼公司估值不低于7億元,其核心資產就是范冰冰這個IP。

  同樣是3月,暴風科技出資10.8億元收購江蘇稻草熊影業60%股權,稻草熊影業的股東包括劉詩詩、趙麗穎等明星,估值達到15億元。劉詩詩同時還是海潤影視股東。

  這是放大版的股權捆綁,比股權捆綁造富效應更強。中國開始以PE方式給明星們估值,將明星未來預期收益折算成現值。

  每個明星都是配置齊全的小型公司,閃閃發光的賺錢機器,資本市場就是這架機器賺錢的助推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