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鳴生前照張震鳴生前照

  12月15日凌晨才從江蘇飛抵廣州,在廣東省人民醫院得知6名受捐者得救、康復良好,張英年、張秀清夫婦輕舒口一氣,然后雙雙眼眶泛紅。

  他們唯一的兒子、22歲廣東揭西客家小伙子張震鳴,就讀于江蘇一所大學,已簽好工作合同,2018年1月就可上班掙錢養家。沒料到突發腦腫瘤,醫治無效腦死亡。12月4日,張震鳴捐出心臟、肝臟、雙腎臟、雙眼角膜,救了6個人,其中4個人因為他的器官得到了生的機會。他的心臟還在跳動,眼睛還在感受世界。 

  “他跟我說,‘爸爸,如果我下不了臺,幫我把器官都捐了吧!’我們幫他實現了,就夠了!”張英年說。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雪華 通訊員馬無瑕、靳婷

  突然發病

  頭暈腳麻被查出腦腫瘤 術后昏迷近半個月 

  “他以前偶爾會頭痛,還安慰我們說大概是因為讀書壓力大?!备赣H張英年說。身為母親的張秀清則將兒子的發病節點記得特別清晰。她說,11月10日,正在江蘇建筑職業技術學院上學的震鳴突然發現手麻腳麻,上樓梯沒有力氣,同學陪著去看醫生。當時,CT等檢查結果出來后,醫生對震鳴說“好像腦子里有點積水”,卻留下同學說了實話:“他腦里有瘤子,情況不太好,趕緊通知他父母?!苯拥酵瑢W的電話,張秀清說,一家人十分震驚,馬上叫震鳴回廣東好好治病。

  11月13日回到家,11月17日住進廣州某三甲醫院,震鳴麻痹癥狀加重,萬分艱難也只能上一層樓,還整天打著嗝,特別難受。

  醫生告訴他們,震鳴的腫瘤長在腦干動脈上,嚴重壓迫神經,不能不做手術,但手術風險很大,哪怕成功了也可能繼發出血,成為植物人。在完全知情同意的情況下,張家決定一搏。

  11月22日手術如期進行,下了手術臺第二天8時多,震鳴清醒了,抬起手還想拔了插喉的氣管說話。沒想到下午3時多,情況突然惡化,“他皮膚、眼睛突然很紅,估計是大腦里出著血”,張秀清說,此后,震鳴就陷入長達14天的昏迷。那真是痛徹心扉的陪伴之旅,每天下午4時張秀清去ICU看他,看著兒子全靠一大堆儀器維持著生命,直到醫生說“證實大腦死亡”了。

  術前一晚

  雖然哭了但還是囑咐父母要捐器官

  張震鳴家在廣東揭陽市揭西縣河婆鎮,是客家人,妹妹已經出嫁,父母一直盼望著他學成工作,擔起養家之責。

  這樣的家境讓醫生在做病情告知時非常不忍,可讓人意外的是,張爸張媽愣了好久,問出口的卻是“醫院是不是有器官捐獻協調員?腦死亡的震鳴想捐器官!”張英年說,他和妻子本來不會想到這個的,可震鳴想到了。

  11月21日晚,腦腫瘤清除術的前一晚,張爸張媽在病房里陪夜,聽見兒子哭了,張英年沉默著,知道他心里害怕又難過,不知如何是好??蓻]想到的是,震鳴主動跟爸爸聊了起來“爸、媽,我有點事想說——明天,如果我下不了手術臺,你們幫我把器官捐掉吧!”震鳴還說,他咨詢過學醫的同學,知道治療的風險……

  張英年說,那時沒當真想,術后兒子長時間昏迷,陪伴他時不時回憶兒子說的話做的事,才把捐器官“當件事兒”想了。

  張秀清一開始接受不了,后來在深圳從醫的震鳴姨媽說服了她:“孩子去了,可他是個有愛心的人,尊重他的愿望,況且捐出器官救了別人,也像是別人帶著震鳴還活在這個世上?!睆垕寢屜肫?,有一次一家人看電視,看到器官捐獻的新聞報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也捐”,當時震鳴說。

  能捐都捐

  眼角膜讓兩人重見光明 心肝腎救了4條命 

  征得張氏家族的同意,在廣東省人民醫院器官協調員的協調下,12月4日上午,張震鳴的器官捐獻行動進行。

  家人早已在病房外等待震鳴的告別會,震鳴從病房被推出,他緊閉著雙眼,仿佛睡著了。母親張秀清早已泣不成聲,訣別之際,她來到床邊,輕輕地把頭靠在震鳴的胸前,像小時候孩子靠著媽媽,那么輕柔小心,生怕會弄疼他。

  經過家屬討論,同意無償捐獻身體里所有完好的器官———心臟、肝臟、雙腎臟、雙眼角膜?!拔衣犪t生說,這些器官能救6個人,其中4個人可以獲得生機?!?nbsp;父親張英年覺得,這也算是兒子以這種方式延續著生命了。

  震鳴的一個角膜,捐給了一位72歲角膜潰瘍穿孔的男患者,他正面臨著眼球摘除的風險。獲得角膜捐獻后,醫生為他進行“左眼穿透性角膜移植術”,如今已經恢復光明。

  另一個角膜捐給了一位被“左眼病毒性角膜炎”反復困擾多年的56歲女患者,她病得連手指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光影了,接受捐獻并行角膜移植術后的第二天,視力就恢復至0.25,“我要帶著感恩,用年輕的角膜,代他繼續看這個精彩的世界!”阿姨說。

  震鳴的心臟捐給了一名被心臟衰竭折磨了10多年的患者,已經瘦小不堪、幾乎無法動彈的他,換上“新心”后,不僅延續了震鳴年輕的心跳,他也活了過來,“新的生命,是我的,也是捐給我的好心人的?!被颊哒f,以后不僅要好好活,還要繼承、發揚這份善良與愛心。

  震鳴捐出器官后的心臟移植、肝臟移植、腎臟移植、角膜移植,所有器官移植均在省醫順利完成,部分移植病人已經順利康復或者出院,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去。震鳴也獲得了新生,他的心臟還在跳動,眼睛還在感受世界。 

  器官捐獻管理者: 

  小伙子的捐獻意愿得到親人家族的認可

  廣東省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李勁東說,廣東人民非常有愛心,器官捐獻數量一直位居全國首位。截至2017年12月15日,已完成器官捐獻641例,有望全年超過700例,足足比2016年的514例增加三成,應該無疑是連續第8年器官捐獻數量全國第一。

  李勁東全程跟進了張震鳴捐獻個案,讓他非常感動的是,小伙子生前就在清醒時,積極面對治療風險,冷靜而充滿愛心地表達捐獻意愿。

  張英年說,確實出于傳統殯葬觀念,很多地方仍保留著“人死要全尸”“死者為尊”,甚至在一些農村地區的大家庭“舅公大過天”,有時殯葬的最終意愿不單由直系親屬決定,要整個家族認同??烧瘌Q的意愿,被我們父母尊重,也獲得了家族的認可。

  “12月7日,震鳴歸葬家鄉,我也擔心家鄉人不接受,沒想到一聽說捐出器官救人,人人無二話,都是對著我家豎起大拇指!”張英年說。

  因為震鳴的眼角膜,一位被“左眼病毒性角膜炎”反復困擾多年的56歲女患者術后次日視力就恢復至0.25——

  我要帶著感恩,用年輕的角膜,代他繼續看這個精彩的世界!

  一名被心臟衰竭折磨了10多年的患者換上“新心”后延續了震鳴年輕的心跳——

  新的生命,是我的,也是捐給我的好心人的,以后不僅要好好活,還要繼承、發揚這份善良與愛心。

  同學說:

  他生命雖短,愛卻很多

  張震鳴用自己的器官,救了6個人,離開了人世。張爸張媽強忍悲痛,親自到江蘇兒子就讀的大學,辦理所有后續事宜。也就是在江蘇3天,張爸張媽才知道,懂事、乖巧的兒子,在世上留下那么冷靜又有愛的背影!

  同學說,震鳴是個電腦通,所以一直義務為人修電腦,從不推托。

  震鳴特別懂事,生活節約,可家境好一點的同學搶著買單,他就會過意不去“回贈”飲料。

  震鳴跟人交往很真,哪怕“白酒一杯醉,啤酒兩瓶倒”,大家也愛找他一起吃飯。

  找到工作簽了合同,后來生了病,他擔心給單位添麻煩,主動告知,得到“沒事,你幾時治好幾時上班,我們等你”的回復,他反而過意不去;跑去考了全國BIM建筑信息模型應用技能等級考評,說“不能辜負人家”。

  回到廣州住院,要手術了,他叮囑同學:我的快遞如果到了,是吃的你們就把它分掉吃了吧,是用的你們把它用掉……手術前接到學弟學妹請教實習經驗的電話,竟還細心地逐個教!

  所以,當張爸轉述震鳴術前“如果我下不了臺,就把器官都捐了吧!”的叮囑時,同學們都信,因為震鳴就是這樣的人——生命雖短,愛卻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