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已至,為提醒公眾文明交通,平安出行,與家人共度幸福團圓的春節,昨日上午,廣州市中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廣州法院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審判白皮書暨典型案例(2014-2017)》(下簡稱“《白皮書》”)。據了解,近四年審理的案件中,超四成肇事司機是貨車司機,行人和駕駛人交通安全意識淡薄是引發事故的主要原因。

  道交案件近七成發生在城郊地區

  據廣州中院副院長向金華介紹,2014-2017年,廣州法院共受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數分別為10749件,9973件,8674件和9347件。從案件總量來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總數仍處于高位運行,但整體已經呈現下降趨勢。

  《白皮書》顯示,近四年道交案件數量呈現出區域分布差異明顯的特征。中心城區如越秀、荔灣法院,年均收案均不足300件;而城郊地區如白云、番禺、花都、從化、增城五區法院四年來的收結案總數占比將近七成。主要原因在于轄區地域廣,有多條高速公路穿過,重型運輸車輛往來頻繁,車速快、車流多;且勞動密集型企業集中,外來人口較多等,增加了交通事故的發生概率。

  該類案件中,受害人以外來務工人員居多。部分外來務工人員交通安全意識相對淡薄,城郊無證駕駛無牌摩托車和電動車現象突出,交通安全隱患大;肇事者中貨車司機占比最大。據統計,44%的肇事司機是貨車司機,貨車運輸方出于經濟利益考慮,超載現象屢禁不止,且駕駛人長途疲勞駕駛,導致道路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成為事故頻發的直接誘因。

  行人和駕駛人交通安全意識淡薄是主因

  近四年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審理情況顯示,雖然道路設施不盡完善是交通事故發生的部分原因,但行人和駕駛人交通安全意識淡薄才是引發事故的主要原因。部分行人抱有僥幸心理,漠視交通法規,如逆向騎行自行車、電動車或隨意亂闖馬路等;部分司機隨意違章變道,疲勞駕駛、酒后駕駛等。另外,事故發生后有的肇事司機缺乏保護現場意識,自行駕車離開,或者沒有及時報警,導致事實難以查清,可能因此加重己方責任。法官建議相關部門加大查處和懲罰力度,做到違章必究、零容忍執法,大力消除交通安全隱患。

  為避免事故責任認定不清,一旦發生事故,應當及時報警,保護現場。無論是否自行協商解決賠償事宜,都應及時通知保險公司,必要時配合保險公司現場勘驗。

  法院將加大對“人傷黃?!钡拇驌袅Χ?/strong>

  據了解,目前城鄉賠償標準不統一且差異巨大,以2017年度為例,廣州市適用城鎮居民標準計算死亡賠償金為753686元,而適用農村居民標準計算則為290244元,兩者相差近兩倍,金額超過46萬元。有部分受害人為獲取更高額賠償,提供虛假的居住、工資收入以及工作證明等。

  司法實踐中,在個別地區甚至還出現“人傷黃?!爆F象,即有的受害人被中介機構低價買斷賠償請求權,由中介機構人員等作為受害人的代理人,通過偽造房屋租賃合同、工作收入證明或者篡改病歷等“一條龍服務”,索求高額賠償以謀取不法利益。

  法院將加大對“人傷黃?!钡拇驌袅Χ?,以及對虛假證據的審查、鑒別和懲戒力度。加強審查居住證明等證據的真實性,對查實提交虛假證據的當事人和代理人,依法對其采取訓誡、罰款、拘留等措施,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當事人將來可一鍵查賠償數額

  據介紹,下一步,廣州中院還將與司法行政機關、保險監管機構等構建道路交通事故 “網上數據一體化處理”平臺。該平臺將統一損害賠償標準,實現調解程序前置,建立信息共享機制。平臺擬接入保險公司,對調解、裁判確定的賠償金額實行在線“一鍵理賠”;還計劃接入司法鑒定機構,實現在線啟動鑒定程序、選定鑒定機構、繳納鑒定費用、傳輸鑒定檢材及形成鑒定意見等相關工作。

  目前該平臺正在廣東省高院的指導下積極推進。通過該平臺,責任認定、調解、鑒定、訴訟、理賠等環節全程在線,公開透明。平臺內嵌了理賠計算器,當事人可以運用案件預判功能進行賠償運算。

  2014-2017年廣州法院受理交通事故案件數

  2014年 10749件

  2015年 9973件

  2016年 8674件

  2017年 9347件

  典型案例

  按城鎮還是農村標準賠,關鍵要證據

  2016年4月28日,唐某勇駕駛的貨車與余某立駕駛的貨車、案外人駕駛的摩托車發生碰撞,致余某立受傷。交警部門認定案外人承擔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責任,唐某勇、余某立承擔次要責任。事故發生時,唐某勇的貨車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余某立起訴唐某勇、某保險公司等要求賠償殘疾賠償金和被扶養人生活費等損失。

  一審認定余某立提交的各項證據及證人證言均不足以證實事發前其在城鎮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故認為殘疾賠償金及被扶養人生活費應按農村居民賠償標準計算。二審根據余某立在一審時提交的銀行賬戶歷史交易明細清單、居住證明及其女兒的出生醫學證明等證據,認為應以城鎮居民賠償標準計算上述費用,故對一審判決予以改判。

  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中人身損害賠償項目仍存在城鎮和農村兩種標準,且城鎮居民的賠償標準遠高于農村居民。如受害人或其近親屬在訴訟中主張按照城鎮居民標準計算相關費用時,應向法院提供相關社保記錄、居住證明、工作證明或銀行賬戶歷史流水清單等證據證明自己的主張,在訴訟中積極充分舉證,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為多獲賠出具假證據反被罰款

  2015年4月17日,鄺某全駕車與胡某漸駕車發生碰撞,造成鄺某全受傷。鄺某全向法院起訴,要求支付其相應的賠償費用。鄺某全為證明被扶養人生活費損失,向一審法院提交了村委會出具的《證明》,擬證明其需扶養父親鄺某多和母親李某環二人。二審中,鄺某全又提交了該村委會出具的《情況說明》。之后,由于某保險公司去鄺某全所在的村調查走訪,鄺某全再次提交了該村委會出具的另一份《情況說明》,表明其父母已去世,鄺某多、李某環與鄺某全實際上是叔嬸關系,鄺某全無被扶養人,并承認第一份《證明》系其本人到該村委會開具。

  一審認定鄺某多、李某環為鄺某全的被扶養人,支持了鄺某全要求保險公司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請求。判后,保險公司提起上訴,二審改判保險公司無需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并對鄺某全罰款5000元。

  《民事訴訟法》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一)偽造、毀滅重要證據,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因鄺某全在訴訟中提交虛假的證據,與事實不符,致使一審判決錯誤認定被扶養人生活費。鄺某全二審又繼續向法院提交被扶養人的虛假材料,其行為已經嚴重妨礙了人民法院審理案件,故依法對其予以罰款,以示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