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風車再出人命案被相關部門約談,記者昨天調查有驚人發現

  ■采寫:新快報記者代國輝 ■攝影:新快報記者畢志毅

  新快報記者調查發現,處于整改期的滴滴公司,昨天其平臺上無證司機仍能正常接單。

  前天下午,廣東廣州、深圳、東莞三地多部門約談滴滴當地分公司,針對近期發生在溫州樂清的滴滴順風車車主殺害女乘客一案,就如何保障乘客安全和合法權益方面作了明確要求。

  交通主管部門對滴滴公司施加了強大的壓力,若是整改不到位,將面臨被取締營運資質的可能。這當中,尤其讓滴滴敏感的是,被要求清理平臺上的無證網約車司機和車輛。不過,昨天早上,新快報記者發現,滴滴平臺上的無證司機仍能正常接單。

  按照相關法規,上路運營的網約車需要三證齊全,包括平臺需要網約車運營牌照、司機需要網約車駕駛員證、車輛需要網約車運輸證。

■一位市民在使用滴滴出行軟件。■一位市民在使用滴滴出行軟件。

  網約車平臺大量無證司機運營

  廣州持證網約車司機17625人

  這一次,關于證件齊全的“緊箍咒”再次被重新強調,廣州、深圳、東莞三地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均對滴滴平臺作出了清理無證司機及車輛的要求。

  廣州有多少有證的網約車司機和車輛?新快報記者昨天向市客管處了解到,截至當日,廣州持證的網約車駕駛員17625人,有網約車運輸證的車輛約2.63萬輛。

  廣州有多少滴滴司機參與日常運營?滴滴方面并不愿意透露該數據,但仍能從其他數據以估大概。例如深圳官方通報,當地網約車數量34064輛;東莞官方通報,3萬名滴滴司機提供網約車服務。

  廣州又有多少滴滴司機是持證上路運營?若按照滴滴司機占所有網約車司機90%計算(主管部門查處無證網約車司機的比例,滴滴司機占八成以上),那么廣州持證滴滴司機接近16000名。

  很明顯,上述數據并不算龐大。市客管處昨天向記者透露,當前廣州持證出租車駕駛員數量為82258名,出租車約2.24萬輛。

  在廣州,不到出租車司機總量的兩成的滴滴司機能否撐起滴滴目前擁有的消費市場?這對于滴滴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網約車上路運營需三證齊全

  但滴滴公司一直給無證司機派單

  昨天早上,新快報記者向多名滴滴司機了解到,無證網約車司機在滴滴平臺上仍然能正常接單。

  事實上,在網約車相關的管理辦法出臺后,已明確要求網約車上路運營需要三證齊全。而滴滴公司一直在給無證司機派單。需要補充說明的是,給無證網約車司機派單并不只發生在滴滴一家網約車平臺上。廣州交委執法部門公布的最近三個月執法通報中,包括曹操專車、首汽約車等網約車平臺上,均有司機無證運營。

  滴滴平臺除了給無證網約車派單外,對于因為司機擔心可能被查車而出現的取消訂單的行為也給予寬容。廣州一名滴滴司機在一微信群里展示了自己取消了前往廣州南站的訂單,被乘客投訴后,他兩次在平臺發起申訴。申訴理由相同,均是因為廣州南站有運政執法人員查車,第二次申訴后滴滴系統給予了通過,并免除了懲罰。

  就此事,昨天新快報記者向滴滴方面求證。截至發稿,未收到對方的回應。

  高峰期間滴滴出行約車難

  交通樞紐被司機拉入“黑名單”

  目前,廣州滴滴出行市場已經出現一定程度的供不應求。此前的8月21日,新快報曾報道過,上下班高峰期以及夜間11時左右,在廣州部分用車需求旺盛的地方,乘客約車需要等待半個小時至2個小時不等的時間。

  滴滴出行領域為何出現約車難?是出行需求增大,還是滴滴車輛減少?雖然,這一答案需要更多的社會調查,但是滴滴車輛的減少,卻是多方的共識。

  新快報記者加入了5個廣州滴滴司機群,時間接近半年。自從今年5月份廣州交通主管部門加大對網約車的執法力度后,網約車司機群體中出現了明顯的退出潮流。為什么不愿考證運營?多名滴滴司機向新快報記者反映,不想將自己的私家車改成一個有報廢年限和里程限制的運營性質車輛,同時也不想承擔運營車輛的保險費用。

  執法部門在市內幾個主要的交通樞紐站點布下執法人員,對疑似提供網約車服務的司機進行檢查,主要查是否三證齊全。按照相關法規,無證網約車司機上路運營,將面臨1萬至3萬元的罰款。即使是1萬元的罰款,對于大部分滴滴司機來說,相當于1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白忙活了。

  不敢去廣州南站、東站、火車站、機場,新快報記者接觸的多名網約車司機均將這些交通樞紐拉入“黑名單”,不接此地乘客,也不前往此地接客。滴滴平臺給了滴滴司機這樣的空間,允許滴滴司機在平臺上作出這樣的選擇,不派此類行程單給此類司機。

責任編輯: GDN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