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北京8月27日電 題:飛盤運動為什么火了

  新華社記者公兵

  進入2022年,不經意間你就會發現,廣場、公園、球場、甚至小區空地上空,都有飛盤飛舞。似乎一夜之間,飛盤成了年輕人的“時尚新寵”。

  36氪發布的《2022年輕人新潮運動報告》顯示,飛盤成為最受年輕人喜愛的新潮運動。

  教育部今年印發的《義務教育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2022年版)》中,“極限飛盤”作為“新興體育類運動”列入其中。今年8月,由國家體育總局社體中心等單位主辦的首屆中國飛盤聯賽啟動。

  飛盤運動真的在中國火起來了。

  飛盤運動為什么會火?能持續多久?如何保障這一運動更加規范良性可持續地發展?在日前舉辦的小紅書飛盤賽事合作發布會上,多位專家闡釋了觀點。

  飛盤運動為什么火了

  無論是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培訓部委員、多家飛盤俱樂部創始人張坤,還是2008年開始接觸飛盤的翼鯤飛盤星鏈計劃主理人鄭淳,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都是:飛盤運動為什么火了?

  張坤雖有16年“盤齡”,仍然覺得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他只是講了自己的切身體會——今年四五月的一天組織了六場共12個小時的飛盤活動,自己回家時基本上站著都能睡著了……

  鄭淳的回答是:首先,飛盤的技術門檻不高,場地要求不高。其次,飛盤有很強的社交屬性。

  他還認為,飛盤產業日趨成熟使得這一運動的火爆水到渠成。他表示,中國的飛盤品牌如今不再只是代工廠,而是逐漸受到世界飛盤聯合會等國際組織的認可,而且產業鏈日趨完整,包括生產、賽事、培訓、標準化制定等,助推了飛盤運動市場的發展。

  在小紅書飛盤項目負責人豫津看來,新冠疫情背景下,人們的健康意識更強,在城市內、周邊尋找新的健身方式成為必然選擇,飛盤就是其中之一。再者,飛盤有新手友好、年齡友好、性別友好的屬性,不強調身體對抗,不同人群可以一起玩。第三,飛盤本身好玩。多數體驗過飛盤的人會與朋友再度嘗試,“復購率”非常高,這是飛盤能在短期內走紅的重要基礎。

  飛盤運動能火多久?

  北京YJ飛盤俱樂部主理人陳碩認為,跟所有流行符號一樣,飛盤或許也會有衰退的一天,但這陣風肯定能留下一群熱愛飛盤的朋友。

  鄭淳則認為,即便是不熱愛飛盤運動的人,借著這陣風了解了飛盤,對整個產業也是很好的促進。

  專家們都認為,只有讓這項運動更加規范,才能取得更加良性、長遠的發展。

  在鄭淳看來,就參與人口而言,飛盤還屬于小眾運動。飛盤這一段可能是把一項運動需要三五年走完的路壓縮到一年了,會暴露很多問題,這就需要更加完善和規范這項運動,包括賽事、教練、培訓、觀察員等體系。

  他認為,社交或許是一名參與者初期參與的動力,長期參與的動力則來自運動本身,健康、鍛煉及與朋友享受一種生活方式等因素,都是飛盤從業者未來需要深入思考的。

  此外,鄭淳認為,針對不同年齡、性別、教育水平的群體做好差異化服務,將專業、潮流和有趣相結合,也是提高飛盤運動生命力的舉措。

  一項運動要想保持生命力離不開創新?!罢幈荣愂瞧叽蚱?,我們設計了四打四、五打五、六打六?,F在還有飛盤高爾夫(使用類似高爾夫規則進行比賽的飛盤運動),飛盤更大的魅力還有待大家去挖掘?!睆埨ふf。

  中國飛盤聯賽這一國家級比賽的設立讓飛盤賽事體系更加完善,而通過國外頂級賽事開闊眼界也必不可少。據介紹,小紅書已與國際頂級飛盤賽事美國極限飛盤聯賽(AUDL)達成戰略合作。小紅書體育合作負責人草莓說,將加強對飛盤競技內容的支持力度。

  雖然目前從事飛盤運動的已經多為年輕群體,但在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副秘書長薛志行看來,飛盤運動還應觸達更多年輕群體,比如向中小學、高校延伸等;此外,未來還應在全民健身方面進行更多的飛盤推廣、賽事組織和場地供應,從而讓這項運動擁有更強的生命力。